下一步

上市公司也逃不过的“嗜血”羊毛党,到底怎么防??

免费试用
 

上市公司也逃不过的“嗜血”羊毛党,到底怎么防??

发布时间:2020-11-18 浏览量:43


红包营销是大多服务型企业在拓展阶段,拉新用户最常用的手段。但做过互联网运营的都知道,但凡是拉新工作,都是一场和羊毛党你来我往的对弈。


所谓的羊毛党,就是那些领取了福利补贴就再也不来的用户,说白了就是白占你便宜。企业辛苦融资得来的钱,经常被“羊毛党”薅得一干二净。



被羊毛党薅垮的企业


2018年8月份,有个爆炸性的消息在各种网赚群、羊毛群里传播:某上市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要力推直播软件,只要你注册了这个直播,每天直播10分钟,第一天30元,第二天30元,第三天还是30元,以后每天还有10元,而且第二天即可提现。


如果看你直播的人多,还有排位奖!有人用单个账号主播,其余小号去刷礼物,一天收入数万元。


过程不讲了,直接说结果:2018年底,根据统计机构的数字,该直播软件的活跃用户仅有112万,与其投入的16亿资金极其不成比例(净亏损约10亿元,该公司被ST),仅仅主播分成就达到了近14亿,其中不知道有多少被僵尸军团撸走了。


Ofo小黄车当年的客户端,在显示车辆的分布地图也出现大量的红包图标,还附带“红包策略”——只要满足“骑行10分钟,距离达到500米以上”即可获得现金红包,而且随时提现。于是给了不少“羊毛党”有机可乘的机会,最终导致连日亏损上千万。


去年六月,淘集集完成B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DST、老虎基金等明星风投,估值8亿美元。到了12月,负债14亿赖账跑路。

细数这些年来,被羊毛党薅垮的企业,大大小小不计其数。我们本以为是边缘的小众群体,是怎么成了创业公司的心腹大患的?



都是什么人在薅羊毛


如果你认为是贫穷或是社会底层人群,那说明是对羊毛党缺乏基本认知,从来没有哪一类社群比这个群成员属性杂乱——上到四五十岁的大妈,下到十几岁的中学生,左到政府公务员大学老师,右到无业青年大学学生,阶层年龄跨越之大闻所未闻。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特点:时间多


表面看,羊毛党只是一类贪图小利的人群,实则羊毛圈早已发展成具有极强作战能力的团体,他们有组织、有规模、有分工的职业“人群”。群内有一中角色叫“线报员”,就是指搜集的各类有奖活动或福利活动信息(通常指活动链接或活动路径)的人,包括各类注册送红包或话费、关注公众号领奖、完成任务有奖、邀请有奖、填写问卷有奖等各类有奖活动。


基本运作形式是这样的:


线人发布全网搜集而来的机会——群内成员开始薅羊毛——薅到手要按【格式】回复答谢信息——群主按群成员回复的谢谢数量,给线报员结算薪酬或好处。


我进的只是个小群,发的一般是写蝇头小利,而且信息密度不大。混成高玩以后,群主就会邀请你去付费社群,那里的活动密度更大,利益更高。更多人回复谢谢意味着群成员撸到红包的人数越多,群的价值和活跃度也越高,群的价值越高在羊圈内的口碑越好,导致群月费收费价格也越高。


可以说,羊毛圈已经发展出了完整、成熟的产业利益链,如果不加以防范,势必成为成为各大创业公司潜在的威胁。


如何防控羊毛党


面对这些羊毛党真的就束手无策吗?给真用户送福利就这么难吗?滴滴早期的现金红包策略也吸引来了一群薅羊毛的群体,但他们通过和羊毛党的对弈过程,不断的完善了自己的营销策略,提高了防控手段。正所谓前人开路,后人乘凉,别人犯过的错误,我们就不要再犯了。


用户群体限制


很多在微信端做社群的企业,都做过扫码拉人入群领红包的营销活动。这种活动被发到羊圈里,就会引发群成员互拉的盛况。有些企业会限制拉人上限,但哪怕设置每人拉一个,但依然防不住一个人拉自己的小号,小号再拉小小号,来了几十个号都是同一个人。


企业短期内看到了用户激增欣喜万分,其实僵尸号的几率应该是99%。


所以,企业应根据自己的业务性质定义哪些类型的用户能参与活动,指定清晰的分界线。对于特定的活动,可以适当提高参与门槛。


企业微信的官方服务商企微云,对红包这个能力做了优化,增设完善的“防薅机制”——通过客户标签过滤红包领取资格比如注册时间满7天才能参与此次活动,而不是所有用户都能参与,可以筛掉一部分的特意来注册的羊毛党。


如果是百货商超,用户普遍都是在区域范围内的居民,那么可以筛选领取人的地理位置(例如三公里以内),也可以过滤掉线上那些无消费可能的羊毛党。


密切跟踪数据 及时发现羊毛党


通过企微云发送的红包优惠券,无论用户传播了多少人,所有路径都可以被回溯。我们要密切的跟踪数据,这样能第一时间发现数据异常。


通过企微云雷达跟踪用户微信生态内的所有行为轨迹,企业可以分出新老用户,最近是否活跃,还可以识别新拉进来的用户、领券的用户到底跟你是什么关系,有多大价值,及时发现羊毛党。还有一个好处,每次红包的传递被记录后,运营者可以通过大数据看到哪个传播节点最有效,相关节点数据可以沉淀为标签反复用,然后调整策略对低效节点及时止损。


归根结底,被羊毛党薅秃的企业,大多是因为补贴、发红包的机制过于简单,一味的撒钱,却不知道给了谁。而企微云就是让红包营销这一行为,变成有序的运营


只要过程是可控的,用户是可沉淀并且有转化价值的,那么红包营销就是私域运营的最强打法之一。




 
扫码咨询